歡迎來到南京紫金計量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深度解讀:世界“第二研發大國”含金量多少



    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發布的《美國科學與工程指標》顯示,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研發大國。其中,我國在研發投入、科技論文產出、高技術制造增加值等方面均居世界第二位,理工科人才供應和風電能力等則居世界第一。

  這樣一個美譽意味著什么?它是否表示我國的科學技術水平已經位居全球第二?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員、北京凝聚態物理國家實驗室首席科學家、國家“千人計劃”首批引進專家丁洪表示,“這體現了改革開放以來科技迅速進步的客觀趨勢,但同時,若 主要靠總量作為參照的這一指標斷言我們已經在科技上超越諸多發達國家,也并不嚴謹?!?/span>

“全球第二”是大勢所趨

  丁洪認為,我國在科技研發方面取得迅速進步,根源是經濟社會的發展。他表示,改革開放初期,國家主要依靠包產到戶、勞動力優勢等發展生產力;而到一定程度后,無論是出于對提振經濟的考量,還是國家戰略的規劃,發展科技都會是必由之路。體現在具體措施上,就是社會對科研投入的增加,并在科研條件完善后進一步培養和吸納到大量高科技人才。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宋衛國認為,經濟發展可以為增加研 發投入提供資金財力支持,也為科技發展提供了市場需求。他表示,近年來政府財政資金對研發的投入起到了很好的引導作用,一方面通過國家科技計劃經費不斷增長提供直接投入,同時通過政策方向指引、企業研發稅收減免的間接投入方式,撬動企業研發投入更快的增長。這一方針體現在2014年數據上,即我國政府占全社會研發總經費來源的比例為20.3%,企業的投入卻已高達75.4%。最近幾年大量在華跨國企業紛紛在華設立了研發中心,對提高我國的研發能力亦有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經濟的發展也為科技教育提供了堅實基礎?!?998年高等教育擴招以來,我國培養了大量理工科畢業生,他們是我國科學家和工程師的主要來源,成為我國科研的新生力量;同時,科技教育方面投入的增加使得論文等產出數量迅速增加,并正轉向質量的提高?!彼涡l國認為,中國目前的研發人員總數已超美國,科學論文數量位居世界第二,科學論文被引次數等質量指標也上升至全球第二。這些是中國研發能力進一步上升的利好因素。

   “研發能力和經濟發展會相互促進、良性循環?!彼涡l國這樣總結。他以創業熱潮為例,一方面大量的科研成果轉化促進了高科技創業這一趨勢,同時經濟發展為成功的創業者帶來巨大的回報,創業環境的優化也進一步提高了科技工作者們的熱情;而新一代有知識的消費者,則為科研成果轉化出的高技術產品提供了廣闊的市場。

值得慶賀但仍需理智看待

  《美國科學與工程指標》顯示,在全球研發總支出當中,中國約占20%,僅次于美國的27%;10年間,中國科技論文產 出占全球的比例增長了兩倍,縮小了與美國的差距;2014年全球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為1.8萬億美元,中國更是占據27%,穩居世界第二位。在宋衛國看來,這些數據都比較客觀、準確地反映了中國研發能力發展的現狀。

  他指出,有網友對“第二”這個數字持懷疑態度,這需要從不同角度去看待這個“第二”。目前中國在科技研發上取得的成就得到國際公認。以研發強度(研發投入與國內生產總值的比值)這一數據為例,大部分發展中國家都達不到1%,全世界只有中國唯一一個發展中國家能達到2%以上,接近發達國家的水準;再以專利數為例,我國先是在專利申請總數上取得世界第一,近年來,在反映創新產出質量的發明專利授權量、PCT(專利合作協定)專利申請數和含金量最高的三方專利數量,我國在世界上的排名也分別居第二、第三和第六位。

  “我國的科研效率和科研產出影響力等方面,與幾大科技強國仍有差距”,宋衛國表示,美國此次發布的指標主要是從投入和產出總量這一角度進行分析的。

  丁洪持有類似的觀點。在他看來,中國近年來科研方面進步巨大,但真正具有重大影響力的成果依舊偏少。                                                       

“大國”變“強國”任重道遠

  企業能否承擔更多基礎研究,被宋衛國認為是事關未來原始創新能力提升的重要因素。在他看來,基礎研究周期長、投入大、風險高,鮮有企業愿意參與,但要想全面提振科研能力和產業技術水平,僅靠國家出資支持基礎研究遠遠不夠?!爸挥忻總€行業里最頂尖的企業才會從事具有探路性質的基礎研究,隨著中國逐步出現世界頂尖的企業,有希望見到更多的企業投資基礎研究?!?/span>

  丁洪認為,科技產業的良性轉換勢必需要商業投入。作為一線的研究者,他直言很少感受到企業的力量,大部分科研任務依舊被高校和科研院所承擔。

  另一方面,在項目遴選和評價體制上,丁洪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他回憶,自己曾主導一個項目,地方領導要求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否則就采取更穩妥但不超前的方案,最終是在中科院領導擔保的情況下,他才拿下并完成了這一有風險的項目。

  丁洪表示,現有體制有時會拒絕風險大的項目,這其實是與基礎研究相悖的,最前沿的探索失敗可能性都很大。在他看來,一方面需要改變項目的審批制度,同時科研人員的評價體系也應該調整:讓同行而不是官員作評價;不糾結于短期目標,給部分科研工作者更大的自由。

  宋衛國也認為,真正的基礎研究必須依從科研工作者的興趣,而不能簡單任務化,因為“恰恰沒有規劃出具體用處的才是基礎研究”。同時他指出,我國目前有相當多的人分不清科技基礎工作和基礎研究的區別,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基礎研究的投入。

   “科技研發人員的束縛應該越來越少?!倍『檫@樣總結未來的努力方向。他表示,過去科研成果轉化相對落后,正是因為傳統評價體制里缺乏對科研人員的獎勵,研發出的具體成果一律歸屬于單位,個人只能通過發論文、提職稱的方式取得收獲。在這種導向下,轉換效率自然降低。而在當下創業創新的新形勢下,各級機關逐步鼓勵個人成長,不介意科研人員自己致富,這將在很大程度上刺激研發的積極性。

   來源:中國計量測控網  




分享到: 


地址: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恒競路58號    電話:025-85800301

傳真:025-85800302   網址:www.1702847.live   信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由突唯阿tuweia.cn創建
火牛网配资